主页 > 安徽新闻资讯 > 餐风沐雨、任尔东西,渝北水文监测中心应急监测队纪实
餐风沐雨、任尔东西,渝北水文监测中心应急监测队纪实

重庆之声7月14日讯 “延彬,密切关注东溪五岔那边,有可能随时改变巡测计划,随时准备应急支援。”窗外雨水冲刷的白噪音丝毫没有停歇,隐约还有着变本加厉的迹象。吴义军挂断电话,忧虑蔓延在他的心头。他口中的“东溪”“五岔”,是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所辖的两个国家基本水文站,分别位于綦江城区的上下游。一个是綦江由贵州流向重庆境内首个控制水文站,另一个是綦江汇入长江干流前最后一个控制水文站,它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据市水文总站监测,6月21日8时至22日8时,重庆市东南部及西部偏南地区中到大雨、局地暴雨到大暴雨。酉阳、秀山、彭水、武隆、南川、江津、万盛、綦江、忠县9个区县出现暴雨,其中4个区县出现大暴雨,部分地区日降水量达到143mm。

吴义军的担忧并不是多虑,要知道重庆市多年平均降水量也才1000mm左右,此次降水又集中在渝西渝中片区,作为渝北水文监测中心主任,更作为一名工作了40年的老水文人,这一方的江河安澜时刻牵动着他的心。可能是经验,也可能是直觉,吴义军望着空中肆意拉扯的雨线,隐隐感到了不安。果不其然,就在张延彬和监测队员们风尘仆仆地赶往綦江时,暴雨洪水预警如期而至。

五岔水文站,湍急的洪水来袭。

山区暴雨洪水陡涨陡落,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洪水来临时,水文站会加密观测段制,监测任务和压力也会跟着河水上涨而几何倍地增加,监测、计算、发报、分析……在持续数十个小时的紧张工作中,此时如果多一个工作人员就会极大地减小测站的工作压力。所以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支援到水文站,让测验工作有序顺利开展,更为了实时数据能够及时为预警预报和防汛减灾决策提供依据,张延彬带领的应急监测队伍在争分夺秒地与洪水赛跑。前往东溪水文站的路上有一段沿着河边的低洼路段,汹涌的河水在浪涌间急速上涨,像饥渴的猛兽不断蚕食着河岸的道路。东溪镇上的通行桥早已被设卡管控,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正不停地提醒观水的百姓注意安全。“前头太危险了,莫往前走了。”当地的劝导员苦口婆心地说到。当应急监测车行驶到站房前,湍急的河水仍在不停地上涨,张延彬一行顿时被拦住了去路。没有车通行的条件,人淌过淹没路段随时又有被洪水卷走的危险,雨水还在淅淅沥沥不停地下,水位上涨的势头却没有丝毫缓解,东溪站的站房就在眼前,却成为了一个与暴雨洪水倔强战斗的“孤岛”,怎么办?!队员们都望着张延彬,望着他被汗水和雨水浇湿的背影,心情也随着他紧蹙的眉头而紧张起来。 “可能还有一条小路!”瞬间拔高的音调给应急监测队员们带来了惊喜,还有一条路,这句话就像火把点亮了大家即将枯竭的内心。

在东溪站站房背后有一座小山,山坡上曾经有一条农户用来方便务农的小道,站房改造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这条小路到底存在与否,大家心里都没有数。雨水浇湿了山土,每一脚下去都沾满了泥泞,张延彬很快带着队员爬上了背面的小山。站在坡面向下望去,没有砌石,没有护栏,隐约可见的只有一段比周边灌木矮一点的草丛,下还是不下?年轻机灵的队员马彪自告奋勇,第一个探着身子一点一点向下挪动……同事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不停地叮嘱着马彪注意安全,却又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呼喊。“没事。”马彪嘴里说着,心里却紧张得要命。每一次落脚都格外小心,每一次下探都不敢放松,他的衣服、鞋子、四肢没有一处不被泥土裹挟……当他安全落地到达东溪站作业区域时,身为队长的张延彬才长出一口气。

东溪站和五岔站都位于綦江干流,上游的东溪站洪峰刚过,忙碌过后的张延彬和同事们甚至来不及修整,又火急火燎地赶往下游的五岔水文站。而此时,吴义军早已经带着渝北中心的同志到达了五岔站,指导水文站有序开展各项测验工作,迎战即将到来的洪峰。河边水汽重、湿度大,再加上粘滞的空气、飘摇的雨滴,每一次呼吸都格外费劲。不知是夏季的闷热,还是情势的迫切,吴义军早已汗流浃背,套在救生衣下的衬衫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站房四周是围观的群众,当地政府、媒体的车辆停满了站前的省道,吴义军拿着对讲机,神情专注,深邃的眼眸里只有湍急的洪水。水位、流量、蒸发、降水、泥沙……每一个水文要素都被第一时间监测掌握,水文人就像老中医,为此刻“重病”而汹涌的綦江把脉。直到23日凌晨1点,洪水退去后吴义军和张延彬才带着渝北中心的工作人员撤离五岔水文站。

6月22日晚8时,重庆市江津区綦江流域五岔水文站出现洪峰水位,超过保证水位5米多,超越1998年曾经的历史最高水位,遭遇1940年五岔站建站以来的历史最大洪水。

有了提前8小时科学精准的预警下,有了多套完备有效的超标准洪水应对方案,更有了像吴义军、张延彬一样的广大水文人共同努力,沿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才能得以保全,救灾转移人口的压力才能得到有效控制,才能打赢“6.22”綦江特大暴雨洪水这场硬仗。

据市水文总站监测,6月26日8时至27日8时,重庆市西部中到大雨、局地暴雨到大暴雨,中部和东南部小到中雨、局地大到暴雨。17个区县出现暴雨或大暴雨,24条次中小河流出现明显涨水过程。7月1日,市水文总站再次发布两则洪水预警,提醒綦江流域沿河有关单位和社会公众加强防范、及时避险。7月4日8时到5日8时,重庆市綦江、江津、彭水等12个区县出现暴雨。受降雨影响,全市33条中小河流涨水。

“今年的水太凶了,一河一河地涨。”望着眼前的綦江,东溪站站长尹章文对着前来应急支援的张延彬说到。“不管你有什么困难,每一个水文要素必须给我测到!”吴义军对渝北中心职工下了死命令。锱铢必较是因为这关乎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关系各级政府抢险救灾决策,更因为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斗!

上游的来水没有减退,区间的降水又层出不穷,上一次洪痕还没有消失,这一次洪水又裹挟着更多的漂浮物顺流而下,迅猛的水势仿佛在冲刷前几天筋疲力尽的耻辱。渝北水文监测中心应急监测队伍没有停歇,从6月下旬到7月上旬,他们通宵达旦、勤耕不辍,舍弃了自己的小家,守护了千家万户!

重庆之声记者康桥 市水文监测总站供图